八尋 ユーマ

開學之時,適合肝文.我回來了.

【瑞金 传文】撬开你的脑壳儿

主瑞金(含黑金)微鬼莱,大致原著向。

群内传文产物,内含bug,ooc(似乎没有?)以及一些连接不流畅的小问题。

标题比较鬼畜是因为符合我们传文时脑洞大开的状况。

中间奇奇怪怪混进来一辆车。

参与人员:酸熊 @酸熊 欧欧 @哇欧の欧w 涩梅 @涩梅 林杨 悠真 @八尋 ユーマ 悠雪 @悠悠清雪 感谢大家一周的心血。

P,其余信息见花絮。

可以接受吗? 接受就向下翻吧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色的枫叶随风飘散,在河面上荡起轻微的涟漪。一只小虫慌忙起飞仍不幸被落叶砸落水中。

“嘿,小家伙!”

小虫被一只手用树叶从水中救出,抬头望见和海一样清澈的双眼。

“金!你在干什么?”

“姐姐!”少年欢快的挥动双手“我刚刚救了个小虫子,怎么样?我厉害吧!”

与少年面容相似的少女走来,温柔的揉揉少年的头。

“姐姐来陪我玩嘛,这儿好无聊啊。”

“金要是无聊的话可以去附近走走。”秋笑着坐下。“我在这儿等你回来。”

“好吧。”金沮丧的向远处的树林走去。

秋天的叶有的还半掺着绿,有的是熟透的橙,有的已是枯去的褐。此刻一律平等的投向大地怀抱。

金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,一只金色眼睛的白狐狸匆匆跑过。

绒抖抖的耳朵一晃一晃,软白的尾巴快要低垂到地,却又碰不到地。几乎是贴着地面高速行驶。

这太奇怪了,金想。我从未见过跑的这么快的狐狸。

“快要迟到了!快要迟到了!”他边喊着边拿出一块怀表看了看。“星月魔女就要溜走了!”

“嗨!狐狸先生你要去哪?”金紧紧跟上,大喊着问。“星月魔女又是什么?”

“我要去鬼天盟。”听到喊声狐狸耳朵抖了抖,回头看了看他,“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来。”

“跪舔萌?”金满心茫然。“那是什么啊?”

但狐狸已经跑远了,听不到金的问话。

金忙追上白狐狸,他跟着白狐狸跑入树林深处,看到白狐狸跳入树洞。

   

金没有多想,紧接着也跳入树洞。

“这是哪儿啊……”金跳进树洞,却不小心没有踩好着落点,绊住了一个小木桩,一骨碌滚进了一个神秘的地域。

金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,扶了扶头上的帽子,一只鸟儿被吓得从他帽子上飞走,“叽叽”地鸣叫着,飞着。

金一抬头,面前的那个曾经跟随着的白狐穿着一身神秘的黑色长袍背对着他,和那身旁的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交谈什么。金看向那位穿着白色长袍的女生,女生敏感的转过头,她的脸上戴着印有神秘图纹的白 色面具。

‘这是谁啊?为什么要戴着这么丑的面具呢?真奇 怪……’金不住地胡思乱想着,挠了挠头。

“金,你来了。”之前的那只白狐优雅地转过身来,脸上和他旁边的白袍少女一样,都戴着让人捉摸不透的面具。

金一只手叉着腰,一只手比在下巴上,神情疑惑不解,不停地上下打量着白狐。“诶,你到底是谁啊,这儿又是哪儿啊,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在下鬼狐天冲,这儿,就是我们的鬼天盟。我,就是鬼天盟的首领。”鬼狐把双手背在身后,渐渐逼近金,“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,是因为我们鬼天盟早已经查过所有参赛者的资料,只有每个参赛者的情况都了如指掌,才能带领我们鬼天盟的大家走出淘汰赛啊。”

“弱肉强食,这才是我们鬼天盟的主旨。”说到这里,鬼狐又转过身子,往前走了一段路,直到走到一扇机械大门旁边。

“金,来吧,加入我们鬼天盟。我一定会让你的无穷的潜力和资质有一个更好的发展之地。”鬼狐又转头望向对这儿充满好奇心的金,狡黠地笑了笑,但是隔着一张面具,金听不到他的笑声。

金亳不犹豫地像小鸡啄米一样,点着头答应着。

鬼狐轻轻按下机械门旁边的一个绿按钮,随着机械运转的“哔哔”声,机械门迅速地打开了。机械门里面,更是一个豪华的大厅。

雪白的大厅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武装和训练场地,而更夸张的是它的人数,真可谓是人山人海,但却一个个都穿着白色的长袍。金惊讶地瞪大了眼,张大了嘴, 环视着各种有模有样的机械设备。“哇啊一一一一好壮观啊!”金不住地惊叹。

突然,“唰"地一声,一个人影如闪电一般,从金的身侧飞过,难以捕捉他的脚步。金转过头,只见一个骨骼精炼的男生站在鬼狐面前,而一把绿色的长刀,架在了鬼狐的脖子上。

“鬼狐大人!"一旁乖巧静静等候吩咐的女生一见鬼狐有危险,立刻拔出了她的元力武器蜂后之剌,正准备攻击时,却被鬼狐一声令下:“不要动手,莱娜。 ”

“格瑞!”金惊喜地向格瑞扑了上去,却被格瑞灵敏地一侧身躲开,让他扑了个空。

金打了个趔趄,站住了脚,看向格瑞说:“哎呀,格瑞!你干嘛躲开嘛!”

格瑞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了一眼金,没有理他, 随即便把目光转移到面前还被他的烈斩架在脖子上的人身上。

“幸会,格瑞大人。”鬼狐看似毫不错愕,仿佛知道格瑞在这一刻会把烈斩架在他脖子上,格外地镇静。 鬼狐试图将烈斩推开,却没有什么用。“格瑞大人,请问在下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?”

格瑞紫色的,如同星辉和夜霞的眼睛,透出了幽幽的杀气。他直勾勾地盯着鬼狐,说:“金怎么来了。”语气沉稳凌厉,强者的气息无疑显露出来。

鬼狐一听,对这个叫金的少年突然有了几分兴趣。用一种从容不迫而又恭敬的语气道“格瑞大人,您对这个孩子看来是十分看中啊!可是,再有潜力的参赛者都要经受磨炼。您说是吧,格瑞大人。”

“鬼狐,趁现在你还没有完全激怒我,把金还来。”格瑞的语气更为平淡,没有一丝被激怒的感觉。紫色眸子里却稍稍有了一丝担忧,但很快就闪过去了。

鬼狐作为鬼天盟的首领,怎么不会看到格瑞眼神里的担忧。“如果我说不放呢?”“那就只好……”话还未说完。就被金打断“格瑞,你怎么来了?是不是担心我。不用啦,我会好好的。对了格瑞,你干嘛把刀架在鬼狐脖子上啊?格瑞格瑞!”“笨蛋……”无奈只好把刀放下的格瑞,在心里不禁说道。

“金,格瑞大人是在和我说你的事呢。对了金,格瑞大人还让我好好照顾你呢。”鬼狐在面具的遮掩下露出了虚伪的一丝微笑。“诶诶诶!是吗!可为什么要加个大人啊?”“因为格瑞大人很强啊。是吧,格瑞大人”鬼狐歪了歪头,笑着道。

“……”格瑞并没有说话,而是转身就走。紫色的眸子里闪着警告的意味。 

“放心,我会照顾好金的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金总觉得鬼狐在笑,虚伪的笑。

金走到鬼狐面前,拦住鬼狐。“那个,我,我做什么?”鬼狐把金拉到一边,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。“金,不要着急,在鬼天盟里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最合适的工作。金,现在还没到时机,再等等,以你的实力,肯定会在整个鬼天盟,整个大赛上。得到一定,甚至更多的回报,更强大的力量。金,你听懂了吗?”

“哦,哦!听懂了!”金并没有听懂,只是莫名觉得鬼狐的话十分有道理,有哲理。得到回复跟着鬼天盟的一名成员走了,但一路上都在做些鬼脸。似乎在思考?

“鬼狐大人,那小子……”鬼狐身边的一位穿着黑袍的女子开口。“莱娜,不用担心。我自有想法,事情,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!”“可是,鬼狐大人!”“莱娜!”“是,鬼狐大人,我先下去了”

谁也没有看到,哪位叫莱娜的女子流下了眼泪。在虚伪的面具中,真实的眼泪……

金跟着面具人走到了一个疑似卧室的房间。“你可以进去了”“哦哦!谢谢啦!”

金刚走进房间里,脚步就慢了下来。房间坐着一个人,带着面具。但金很快就放下了警惕。金跑到那个人面前,那个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金抱住了。金高兴地看了看那个人。“紫堂!你怎么来了!紫堂紫堂,你说话啊!”“金,你认得我?”紫堂推开了金。“嗯嗯!那是当然。紫堂,你还没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呢?”“金,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”紫堂看着面前笑得阳光灿烂的金,狠心地说出了冷淡的话 。但金倒是没在意,反而拉住紫堂的手“大家怎么都这样说,紫堂紫堂,你告诉我嘛!”本来就已经很可爱的金,再撒娇。这让紫堂有些措不及防。紫堂挡住金耀眼的光芒,一边说“金,你听我说,我这是为你好,金,你都不相信我了嘛?”

 

“……相信!当然相信啊!……刚刚到这里,紫堂我出去转转待会就回来!”

即使笑颜也藏不住心里涌出的丝丝失望,想要逃开……

金走出鬼狐的基地漫无目的的转着……忽然一抬头

“格瑞!!!”

发现了格瑞就在前面的树下闭目坐着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啊!格瑞你不要这么冷漠嘛~人家这么喜欢你……”

怕是看见了格瑞以后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

“啧……烦死了……”

格瑞可没他心情那么好,相反还正在气头上,摆着一副面瘫禁欲的脸,转过身扛起刀就走……

“格瑞……你别走啊……”说着便跟了上去……

格瑞猛一转身,把身后的金摁在了树干上。

“嘶……你干嘛啊格瑞!”

我们去微博飙车(评论区再见QwQ)

“早上好,格瑞~”

察觉到了脸被戳的感觉,银发的少年渐渐转醒。

“唔……金你已经醒了?”

格瑞伸出了手,有些迷迷糊糊地用手拍了拍对面人毛茸茸的小脑袋,顺带把树边遗落的帽子扣在了金的脑袋上。

“阿诺……格瑞对不起了……昨天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【你知道就好……】格瑞赞同着略微低了低头。

“我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,如果真的还有下次的话,就像昨天……那样惩罚我吧……”

男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气势也越来越弱,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嗫嚅。但与说话的状况相反的是,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。

“嗯……诶?!”

【我昨天……】

重点不是这里,而是——

亮绿色的烈斩突然显现在了少年的手中,旋即带起一阵厉风,最终稳稳的架在了男孩的脖颈上。

“格瑞?!你在……”

“你把金怎样了?”

银发少年不带一丝感情的打断了男孩,紫色的眸子里冷漠的倒映着男孩的身影。

“我就是……”

烈斩贴在了男孩的脖颈上,似乎还有向里移动的趋势。

“啧……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。”

一改刚才的惊慌和无辜,男孩的表情变得平静却又带着一丝厌烦。他拍了拍手掌,四周的景色崩坏离析,化作碎片从空中落下,又在砸在地上前化作粉末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待四周平静下来,原本的森林草地早已变作一片灰色。

完全的灰色,没有高度,也没有尽头。

格瑞认得这里,这是他的内心世界。他看了看对面的男孩,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:

“……金?”

这也难怪格瑞会懵,毕竟对面的男孩长相和金几乎是完全相同,只是原本金灿灿的发色变成了略有些死气的白色,宛若天空般的蓝眸也被血色浸染。

“诶?你刚才明明那么肯定我不是金,怎么现在反倒问我是不是金?”

这话里略有些嘲讽的意味,听得格瑞的眉梢一颤。

“算了算了……那我就开门——”

感受到脖子上冰凉的触感,男孩略一停,表情依旧没有多大变化,仿佛在脖子上的根本不是烈斩,而是一片树叶。

“别急啊格瑞,我正要说着呢。”

男孩悄无声息的向旁边挪了一步。

“我是金,这倒不错。但我是金的另一面。你做梦,也是我造成的。”

“还有啊你做的那事,也算是帮我了一个忙吧!毕竟作为精神体,在别人的内心世界也是很耗精气的嘛,多亏了你的补给呢~”

白发男孩笑了起来,那模样与金毫无差别,只是多了一份危险的气息。

“谢谢l——”

“金他怎么了?你为什么又在这?”

银发的少年眉头紧皱,因为过于担心自己那个笨蛋发小,直接打断了对面“金”的话。

“唉……”

“金”叹了口气,满脸嫌弃的瞟向左边说道,

“别担心了,那家伙没事 。一点事都没有,你尽管放心。而我也不会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,毕竟我是为了保护他才诞生的精神体……”

虽说这话说得很啰嗦,却是让格瑞略放下了心。

但是格瑞的眉头很快又皱了起来。

【不对劲……!杀气……】

他想后退确认男孩的位置,却发现男孩已经在他的身旁。

男孩的手中,是矢量箭头,只是被染黑了。

而如今男孩将箭头指向了他的脖子。

“前几天金为了救你使用了‘这边’的力量,你知道的吧?”

“秋姐姐一再强调过金,告诉他尽量不要使用‘这边’的力量。”

“可他还是用了,并竭尽所能保留了理智。”

“金”满意的看着格瑞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糟糕。

(失败的话……即便如此……)

“金”摇了摇头,紧接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我现在必须要确认一件事。”

“金”抱住了格瑞,然后将矢量箭头贴在了他脆弱的脖子上。

“你真的能……保、护、好、金、吗?”

每一个字都满载着重量,狠狠的敲击着格瑞的心脏。

格瑞抬起头来,虽面色平静如水,心中却早已波澜起伏,黑色的箭头有如一把锋利的匕首,架在格瑞的颈侧,“金”,像是在欣赏着格瑞在他面前那纠结不定的情绪,脸上浮现了一抹轻蔑的笑容。“十年之交,这样深的情感……还真让人恶心。”“金”皱了皱眉,“在所有人眼里,金的笑容永远像阳光一样,你们却有谁知道我的存在!”“金”瞪起了眼睛血红的眸子充斥着骇人的杀气,“实话告诉你,十岁之前,金和我共用这一个身体,他负责找到世间所有的美好,而我,恰恰和他相反,我能看到的,只有那些朋友的背叛,亲人的离去,登格鲁星的贫瘠和奴役,那些让人嘲讽让人唾弃的黑暗!十年后,人们只能看到一个积极向上,如太阳一般的金,却再也找不到我的身影!”越说他越咬牙切齿,盯着格瑞错愕又深邃的眸。“金”突然勾起了嘴角,“不过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该变了!” “金”握紧了矢量箭头紧盯着格瑞,“想知道金使用这种力量的代价是什么吗?”一字一句如针一样扎在格瑞的心上:“金怎么了!”面前的人傲慢的扬了扬头,“除非……他把身体完全交给我……否则……”“否则什么!”格瑞瞳孔紧缩盯着他吼。他提起眉,

“一笑……他就魂飞魄散了!”

格瑞的身子蓦地颤了一下。

“让他在他最喜欢的事情上毁灭,真是刺激!你若是想让我留下,你天天都能看到金,但若是仍执迷让金出现,你可未必保的住他的命!”

格瑞瞪着“金”,一怒之下,丝毫不顾颈前的利刃,抡起烈斩“咚”的一声砍向那个“伪造”的金,随着矢量箭头在空中划出半个血月,“金”毫发无伤的躲开了……

血,沿着格瑞的脖子滴落,染红了草地……

“哈哈哈……凹凸大赛的第二名又有什么用?”“金”攥紧了手中的箭头,“你竟痴情到在一副皮囊的面前都不舍得下手!你为了金,也真是卖命啊。”

“让金回来……”

  

“你说什么!”

“让金回来!”

格瑞冷语中生硬的压制着一切。

“否则,我宁愿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  

他的笑容渐渐隐去,长长的睫毛。遮住了眼中的光,两人彼此看着对方一语不发……

“我既已经死了十年,就不怕最后这一次。”“金”看着格瑞的眼睛,顿了足足十秒,“呵呵……谁让我也是金呢?”

格瑞蹙起眉,眼中略有一丝惊诧……

话音未落,少年一头雪白的银发霎时染上一抹金黄,睁开眼,是那天空一般湛蓝的瞳孔。

     

“格……格瑞?”

     

“金……”

“格瑞,你怎么受伤了?”金慌忙的跑过来,似乎刚刚的一切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

“格瑞!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呀!”金有些不知所措,只笨拙的用纤细的小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格瑞的脖子。

格瑞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盯着面前的人儿,那个他思念挂记了十年的。

格瑞并没有回答金的问题,而是不由分说的揽过他的腰,覆上他的唇……

空气凝结在此刻,金,也没有挣扎……

格瑞低下头,贴着金的脸。

“金”

“我喜欢你”

望着格瑞精致的脸,金落下泪。

“是你……另一面告诉我的……”

“格瑞……”金偎在格瑞怀里。

“答应我,别离开我。”格瑞紧紧的抱住金,他怕,他怕他再也没有机会了……

“格瑞,你留不住我的……”金哽咽的变了声音,“跟你在一起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,怎么会没有笑声?”说着,金站了起来。

“金!不要!”

太阳从云中探出来,撒在金的脸上,“格瑞!你最爱看我笑了!”金两只手牵起格瑞,明亮灵动的水眸弯成了上弦月,薄唇微抿,金,是他的天使,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格瑞……希望你对我的记忆,能停留在这一刻。我最后的微笑,只给你……”

说着,阳光的金色渐渐将金的身影埋没,“金!”格瑞试图抱住他,手中却只触到了他的帽子。空中一抹熟悉的香,久久不曾散去……

一个银发的少年出现在格瑞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你……”

银发少年低下眼睛,“只怪金对你爱的太深,即使变成我,都……”他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也被阳光渐渐的吞噬了……

“金……”格瑞跪倒在地上抱着金的帽子,颤抖着身体,泪水夹杂着血液打湿了一片绿地……

我愿抽尽经脉,将你牢牢地捆在我身边,即使用整个生命将你融进我的血液,永远无法离去,这颗心交给你,魂飞魄散也无怨无悔 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金

——END——

谢谢你的阅读,多留言哦www

破……破产了(╯°Д°)╯︵┴┴